全部
  • (57)

2 陈丹青:人文素质低下是百年教育的“报应”

今日中国的现实是:国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富强,充满机遇,而且必将更富强,出现更多的机遇。另一半现实是:自孔夫子以来,当今中国教育是历史上空前庞大、空前繁荣的时期,也是空前荒芜、空前贬值的时期。 当今教育绕过体制问题,无法议论。而体制的问题,只有体制才能解决。但是,即便体制问题获得最大限度的改革、改善、改观,今日中国的所谓“人文教育”问题,仍然难以议论,难以解决。今日中国大学生,尤其是大学教师“人文水准...

  • 11717
  • 38
  • 580
  • 0
2016.12.11 09:26

2 陈丹青: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

当今教育绕过体制问题,无法议论。而体制的问题,只有体制才能解决。但是,即便体制问题获得最大限度的改革、改善、改观,今日中国的所谓“人文教育”问题,仍然难以议论,难以解决。今日中国大学生,尤其是大学教师“人文水准”、“人文素质”的触目惊心,不完全是大学门墙内的教育问题,而是“历史遗留”问题。假如我们有勇气承认,则人文素质的低下、人文教育的切迫,是百年革命的深刻报应。所谓人文教育、人文素质,可能并不仅仅涉及...

  • 26718
  • 70
  • 1256
  • 0
2016.09.29 19:26

陈丹青:我为何不看中国的联欢晚会

核心导读1.从幼儿园开始,孩子长期受的就是伪教育,都是装出来的开心、装出来的惊喜、装出来的激动,而且一装就是一辈子。从演员你就看得出来,你比较民国的电影和80年代以后的电影,一个是语言的格式化,全是标

  • 72998
  • 152
  • 5291
  • 0
2016.02.08 14:34

陈丹青:阅读《呐喊》《彷徨》的记忆

将近一百年前,1918 年,鲁迅写成他的《狂人日记》,自此连续发表“小说模样”的文章。1923 年、1926 年,北大新潮社与北新书局先后出版了他的小说集《呐喊》与《彷徨》。将近五十年前,1966 年

  • 6657
  • 10
  • 160
  • 0
2016.02.07 14:44

陈丹青:我不知道那帮傻子还能走多久?

陈丹青:我不知道那帮傻子还能走多久来源:《盗火者》导读:1、中国人现在的毛病民国时都有,而且一塌糊涂。我并不认为民国人就比今天人的道德水准高,但放到教育领域来看,民国的校长、教授和学生,为什么我们今天

  • 19243
  • 11
  • 640
  • 0
2016.02.05 17:48

台湾触动我的那些琐碎

从纸媒与电视远看海峡对岸,一片混乱,闹翻天。我曾三次造访宝岛,只是末一回去台北,距今也有12个年头了。上周,因台湾文学期刊《印刻》举办的年度“文学营”课席,去了几天,看望台北的老朋友,兼带访故宫,逛诚

  • 18458
  • 74
  • 971
  • 0
2016.02.04 14:40

我們這代人歡喜魯迅﹐其實是大有問題的

“他長得非常地“五四”﹐非常地“中國”﹐又其實非常摩登……五四中國相較于大清國﹐何其摩登﹐可是你比比當年頂摩登的人物﹕胡適之﹑徐志摩﹑邵洵美……魯迅先生的模樣既非洋派﹐也不老派﹐他長得是正好像魯迅他自

  • 15557
  • 45
  • 515
  • 0
2016.01.03 10:24

陈丹青:文凭是平庸的保证

我真正的身份就是知青,我真正的文化程度就是高小毕业,中学都没上过。文凭是为了混饭,跟艺术没什么关系。单位用人要文凭,因为单位的第一要义是平庸。文凭是平庸的保证,他们决不会要凡高。世界上的重要艺术家都不

  • 18026
  • 74
  • 709
  • 0
2015.07.23 13:54

80后、90后是我见过最乖最被动的两代人

80后、90后是我见过最乖、最被动、最有悖青春本能、最缺乏表达意识的两代人,和“垮掉的一代”比,和嬉皮士比,更是笑话。年轻人整体性的“困惑”与“恐慌”,我无法测知。眼下社会、媒体、网络的种种讯息和说法

  • 25022
  • 21
  • 690
  • 0
2015.03.18 11:41

我非常重视奇怪的人

教育与国运 盗火者:您怎么评价中国的教育现状,您心目中的理想教育什么样?陈丹青:我离开大学五六年了,教育现状我已经不太清楚,但据我所知没什么变化,过去的那一套还在继续执行。现在大家认为北洋军阀时期的

  • 27202
  • 24
  • 1055
  • 0
2015.01.29 14:37